博文资讯

镍元素对不锈钢的影响(A)


更新时间:2021-09-29  浏览刺次数:


  原话题:我是媒体人和非虚构写作者叶伟民,如何成为会讲故事的人,问我吧!

  老师你好,我从小不算读过很多书,学了文科之后才增加了阅读量,读书的时候其实觉得很多书籍还好没有在小的时候就读,因为我觉得小时候读也读不太懂,现在更容易懂了,不知道这样的想法是不是对的。其次,我发现文学素养确实不够,写东西是很碎片化的,无法系统地有逻辑地写长篇,该怎么办呢

  你好。先说结论,读书这事,早比晚好,多比少好。不过,具体到一本书,是早点读好还是晚点读好,就不是那么绝对了。早了未经人事,弱不受补;晚了心如止水,波澜难起。读书如遇人,最好如张爱玲笔下的爱情: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

  这么说可能太玄乎了,用投资作比喻吧。人生某日,读一本书,相当于存入一笔钱,此为本金。若时值年少,读得浅,本金有限,但是胜在存得早,假以时日,利息仍可观;若中年才读之,感悟虽深,即本金虽多,但存得晚,而生也有涯,回报终有限。

  这就是复利的力量。巴菲特11岁就买下人生第一支股票,但50岁前只挣了一生1%的钱,也就是说,99%的财富都得于暮年。复利再神奇,也必须辅以足够的时间来放大。同理,我们此生读过的每一页,写下的每一行,都是即时生息的。

  再延伸开来,一本书他日再读,就是加仓,周期性重读,就是定投。如果坚持得好,我们的脑袋子就会和股神的钱袋子一样满。

  三毛有句话这么说:“许多时候,自己可能以为许多看过的书籍都成了过眼云烟,不复记忆,其实他们仍是潜在的。www.789441b.com在气质里,在谈吐上,在胸襟的无涯,当然也可能显露在生活和文字里。”菲茨杰拉德也说过差不多的:“你学过的每一样东西,你遭受的每一次苦难,都会在你一生中的、某个时候派上用场。”

  他们说的是相似的道理:一是知识的发酵。岁月悠长,但凡学到的,懂得的都算数。就像郭靖被老顽童逼着背《九阴真经》,当时一句也没听懂,而后于一招一式中悟道,终成高手。二是无用之用,方为大用。这个道理,出自庄子。世间万事,有用无用,角度不同而已。只要自己喜欢,管它能不能月薪十万,多看点多学点,某日,回报就会悄咪咪地来。

  你的第二个烦恼。我看可能要一分为二:知识的碎片化,写作的碎片化。前者是个庞大且复杂的问题,非三言两语能说得清。我推荐你去了解下“费曼学习法”。费曼是物理大神,其学习法被誉为地表最强,核心是“以教促学”。简单地说,你想掌握一样东西,就去教一个小白,小白会了,你也就会了,知识还能连成网。

  如果是写作碎片化,我倒觉得可以因势利导,尝试培养“卡片式写作”的习惯。这是纳博科夫的秘密武器,不从第一章第一句写起,先把天马行空的想法倾注到一张张卡片上,然后做拼图。这样做有很多好处,例如聚焦到一张卡片而非长长的文档,既化解压力,也能提高创意密度,有点化整为零再零存整取的意思。

  以上方法,你都可以试试。不过,读书写作这事,方法固然重要,但动起来更重要。一行抵万言。

  原话题:我是中国动漫集团发展研究部主任宋磊,关于动画产业和动画分级,问我吧!

  每到六一儿童节,关于动画要不要分级的讨论就会出现,说明全社会对未成年人保护都非常关心。

  近日,江苏省消保委发布了“动画领域侵害未成年人成长安全消费调研报告”,在被调查的21部动画片中,共梳理出1465个问题点。江苏消费网舆情监测中心数据发现,2020年江苏有关动画领域侵害未成年人成长安全的舆情共计17877条,其中敏感(负面)舆情4711条,占总量的26.4%。报告再次提出了对动画进行分级的呼吁和建议。调查显示,对于动画分级制度的出台,562位家长表示非常支持,占比54.8%;389位家长表示比较支持,占比37.9%。

  动画片要不要分级呢,这是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首先我想说,分级本身不是目的,分级背后的未成年人保护才是目的。如果不通过分级,也能实现比较好的节目分类管理,达到未成年人保护的目的,那么就没有必要非得分级。

  为什么很多人呼吁实施分级制度呢?主要是看到国际上的有效做法,希望能够借鉴。对文化内容产品实施分级管理是一种国际惯例。建立分级制度,一方面有利于该国在国内文化市场对少年儿童进行保护,另一方面也有利于其产品与国际市场相对接,制作出更符合国际需求、能走到海外的儿童动画作品。目前,能替代分级制的未成年人保护市场化机制都还不太成熟,因此分级制从长远看仍是大势所趋。

  但是我们也要看到,建立分级制度不会是一蹴而就的。一是它的政策成本比较大。政府要围绕这个新的分类管理制度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与分级相关的硬软件升级,知识普及等等,都需要巨大投入。二是它的执行效果取决于中国观众文化素质的整体水平。家长呼吁分级的比较多,但是有几个家长真正知道什么是分级,分成几级,怎样指导孩子认知分级?从企业层面看,是否了解不同级别作品的特征,是否具备创作各种级别作品的能力?恐怕很难。很有可能政府推动了,但是社会的认知跟不上,创作的意识跟不上,这样也不会有很好的执行效果。

  所以,对分级制度还是要循序渐进。先普及分级分类知识,在没有分级的情况下先鼓励和指导企业分类创作,观众分类观看。待社会认知整体达到分级制度的要求,企业创作能力达到分级所需的水平,再全面铺开,或许效果会更好。

  在2021年3月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发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广播电视法(征求意见稿)》中,就有专门有未成年人保护的条款。征求意见稿指出,广播电视节目集成播放机构应当通过设立未成年人专门频率频道、未成年人专门时段、未成年人节目专区、未成年人模式等措施,建立完善未成年人保护专员、未成年人节目评估委员会等机制,防止未成年人节目出现商业化、成人化和过度娱乐化,保护未成年人合法权益。广播电视节目包含可能影响未成年人身心健康内容的,广播电视节目集成播放机构应当以显著方式进行提示并合理安排播放时间、版面。

  应该看到,这个条款虽然没有明确叫“分级”,但实际上已经在开展针对未成年人节目的分类管理。

  原话题:我是中国动漫集团发展研究部主任宋磊,关于动画产业和动画分级,问我吧!

  请问一段跨国义工项目大概多长时间?怎么看待很多年轻人只是为了刷实践经历,给自己的履历增加道德光环呢?短期志愿者真的能给当地带来变化吗?

  确实短期支教,一直是被抨击的行为,但公益的效果并不能只是用时间的长短来衡量。短期是限制,但它也可以是一个机遇。比如我们曾经全额赞助了一名来自上戏的设计师,跟他一起DIY了一场短期支教。他用7天的时间,教泰国孩子们画出自己的梦想,并在回来之后邀请他的设计师朋友一起进行再加工,印制成T恤进行众筹义卖。我们把这些T恤取名为Dreamtransfer。后来把筹得的善款送给学校,但不称之为捐款,而是告诉孩子们,这是他们的技能报酬。除了跨国项目,也有带盲人小朋友花一天“环游世界”,就是带他们去世界之窗。从非洲到东南亚再到法国,他们回到家里都在和家人说:我今天去了纽约,原来纽约真的很潮流;我去过日本,日本的樱花好漂亮;我摸到了巴黎铁塔,原来铁塔也没有比我高多少嘛...没有一个孩子抱怨说无聊,只期望我们能再安排一次旅程。其实志愿者是可以随时随地在任何情境都可以做的事情,能关心的对象很多。

  原话题:我是中国动漫集团发展研究部主任宋磊,关于动画产业和动画分级,问我吧!

  我们小时候的黑猫警长,没头脑不高兴还有鸭子神探,都是经典动画,而现在大家熟知的动画片越来越少了?是因为时间积淀不够吗?怎样才能称得上经典和好呢?

  小时候那是文化产品稀缺的时代,现在是文化产品爆炸的时代,所以印象会不同。当然,也跟作品本身的质量有关。所谓经典,主要是经得起时间考验还能有生命力的作品。